Turdidae Danced In Flower‧昊鶇舞華

關於部落格
But the rain Is full of ghosts tonight, that tap and sigh upon the glass and listen for reply.
  • 21290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GE同人:逸致

  「水溫很舒服,我不想起來。」
  臉上掛著一抹戲謔的笑容,威廉朝費爾席克眨眨眼睛,做了個鬼臉。費爾席克皺起眉頭,不高興的表情更增添幾分埋怨,雖然知道威廉這話是故意使壞,他就是覺得嘔氣。
  「你不理我,那我要走了。」
  費爾席克把先前從書架上取下的小冊子擺回去,雙手插口袋準備離開。但他才剛作勢轉身,便聽到估計內威廉挽留的聲音。
  「別回去,留下來陪陪我,晚上一起去東門外散步?」
  威廉提出邀請,左手慢條斯理地將詩集重新翻過一頁。他的視線並沒有離開字裡行間,沒聽到費爾席克繼續往外走的腳步聲,他抬起頭,給黑髮的情人迷人的莞爾一笑。
  「好嗎?今天雲量少,估計可以看到獵戶座和大犬座,或者從宙斯派遣的小犬座往北邊望,可以認出麗妲的金蛋中孵化的雙生子卡斯托爾和波爾克斯。」
  「……你故意的。」
  「你喜歡這對雙胞胎兄弟多一點,還是他們的孿生姊妹
──克麗泰涅絲特拉與特洛伊城的海倫?」
  「別老是轉移話題……」
  「留下來陪我吧,飯後的甜點是范保羅用賽德克蘭玫瑰製作的布丁。」
  其實打從威廉第一次挽留,費爾席克就已打消返家之意,但他就是覺得不甘心。
  稍微往內幾步,費爾席克走到威廉的西洋棋桌旁摸東摸西的擺起棋子:「晚飯之前我還是很無聊啊!你泡澡那我要幹嘛?」
  威廉笑盈盈的看著他,闔上詩集丟往沙發。
  「不然把棋桌搬過來,我們下一盤。」
  「這還差不多。」

  兩人下了十一盤棋,費爾席克略贏一些,二和五勝四負。第十二盤威廉剛剛王車易位,他原本緊閉的房門忽然被由外推開。
  「威廉威廉,我跟你說喔
──今天晚上呀……」
  門都還沒全開就聽到興奮的撒嬌聲,房內兩名男人一齊回頭看去,竟是塞勒涅家美麗的女咒師萊肯色菲。任性的小美人動作輕快地推扉而入,但又力求行止優雅跑來找她心儀的格禮浮斥候。誰知道,房門甫開,映入眼簾的居然是暗戀對象入浴的景象:威廉輕靠浴缸,單手支頤,另一手是還未落下的棋子。赤裸的手臂搭靠著陶瓷打造的乳白色盆緣,可以感覺濕潤的肌膚透出熱度,胸膛細毛清晰可辨,水氣氳染之後有些迷濛細緻。
  萊肯色菲的雙頰當下刷紅,血液倒流,熱潮不斷上湧。她下意識想摀臉卻發現自己的手微微發抖,立刻藏到背後,故作鎮定提了口氣。
  「啊,我、改天再來拜訪好了,今晚可以……可以看到漂亮的星星。」
  說完這句話,年輕的女咒師頭也不回地甩門而出,門板碰的一聲被無法控制的力道推合,微微晃了晃。彼端的費爾席克瞪著房門,不可置信地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回想一遍。
  「……什麼鬼星星,你也說要帶她去看星星嗎!」
  威廉一時找不回聲音,支支吾吾,過大的衝擊令他的思緒無法釐清當下尷尬的狀況。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萊肯色菲的深呼吸,顯然塞勒涅家女咒師也還未能平復情緒。
  「沒關係沒關係,我以後也看得到……別緊張。」
  費爾席克和威廉再度因這無心的自語陷入僵局,威廉雖對發言一頭霧水,同時又頭大地感覺到情人的憤怒,眼睜睜看著費爾席克怒意飆升,累積加劇,直到完全爆發。
  「她那句話什麼意思,威廉明!」
  「我怎麼曉得,話是她說的又不是我!」完全慌掉了的語氣,雖然意欲辯解卻又嚇得自亂陣腳。
  「她以後也看得到你的裸體是嗎!我簡直不敢相信,其實你們深交到這種地步!」
  「等等,你明知不是這樣,費爾席克,你該不會是認真說的?」
  「廢話!你當我開玩笑!」
  「但你知道不是呀!」威廉急得一塌糊塗,想站起來,費爾席克卻伸手壓住他,肩胛骨被用力推向後方,撞在盆緣,骨頭直接撞上陶瓷,威廉痛得肩膀一陣酸楚。
  「你到底在搞什麼!」
  幾乎失去冷靜的怒吼,費爾席克氣呼呼瞪著威廉,同時浴盆裡的清水因雙方激烈動作四濺而起,前衝的費爾席克上半身瞬間濕透。他一手按著威廉的肩膀,另一手制伏威廉的手臂而浸在水裡,前襟大敞的白色襯衫吸水後變得透明,勾勒出勻稱的肌理紋路。
  「我
──費爾……」
  費爾席克依然保持怒視,好一會兒都像沒聽到威廉的叫喚。從肩膀傳來的刺痛讓威廉的表情有些不對勁,他的眼神寫滿無辜,以及更多落寞之情,相對於盛怒的情人他因百口莫辯而表現退讓。
  費爾席克將這般情緒看入眼底,用手把沾染水氣而黏附額前的髮絲耙梳到腦後。因為移動的關係,垂落水面的襯衫衣襬將水流滑出漣漪,雙方都感覺水溫冷了,費爾席克關上還在注入的清水,沒什麼耐性地皺著眉。
  因為威廉示弱的眼神而冷靜下來的他逐漸收回怒氣,仔細想想就知道自己的指控一點也不符合威廉的言行。他嘆口氣,緊繃的肌肉略微放鬆,上半身因離開水面而使水流再度產生變化。察覺到他離開的意圖,原本保持低視線凝視費爾席克襟下鎖骨的威廉,此時伸手攬著同樣的位子稍稍拉近,雙唇貼向費爾席克紅潤的唇瓣。
  誰知道,四片唇才剛相碰,費爾席克便含住他的舌。威廉被二度推向後方背抵著浴缸,一手抓著費爾席克保持平衡,踏實地回應情人的吻。費爾席克雙腿跨入冷水,欺近威廉貼著他的身形。褲管濕了,濕得他不太想動,水面因他的加入自然往上漫生,直至漫出盆口,浸透威廉房間的地毯。
  接吻結束之後兩人看起來有一點點狼狽。
  「……你還生氣嗎?」
  「你很煩。」費爾席克抓著浴缸的盆緣起身離開,全身水透的衣服黏在他身上,連頭髮也毛毛躁躁。
  威廉把本來自己要使用的乾淨毛巾扔給他,有點虛脫的又躺回浴缸裡。
  「擦乾吧,把濕的衣服換掉,我的襯衫你應該合身。」
  「……你才該起來,別一直泡冷水。」
  費爾席克多拿了一條毛巾,施力扔給威廉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